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罐鸡】关于跳十九禁双人舞2

赖冠霖x柳善皓

然而练习和想象中也不太一样。

柳善皓和他哥第一次刚和一半就发现了。他哥的动作明显比刚刚看见的自己一个练的时候笨了不少,非常僵硬不说,还老低着头一副恨不得钻地里去的样子,他几乎都看不到脸。
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直男式僵硬?

啊。
直男啊。
尽管只是个猜想,俩个字还是刺得柳善皓有点痛。他一下松了力道,身体失去精神的支持,瞬间没了刚刚那种混着兴奋的活力。

这前后反差有点明显,连一直低着头的赖冠霖都发现了,好容易才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想开口,却好死不死的跳到了正面相迎的地方。
赖冠霖来不及刹车又有点慌,一句妈卖批想也来不及想,就已经一个踉跄整个人扑了上去。

“诶!”灵魂正在悲伤中出窍的柳善皓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伸手去扶。
但是自己也吓到的赖冠霖脑海里闪过的最后的想法是:要摔倒了不能压到柳善皓。
于是这伸出的手因为赖冠霖的一撇没抓住实质性的东西却穿过了那件宽宽大大的卫衣。

肩膀撞上肩膀,身体接触灵魂。

柳善皓下意识的扣住了那个触手可及的肩膀,很大的嘭的一声像是根本不是他自己和地面接触发出来的,什么感觉也没有,唯一的感知就是另一只手也伸出去了,但停在空中。
真是可惜,没有抱上,柳善皓想。

而赖冠霖就瞪着眼睛呆呆地倒在那里。
他觉得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千斤重压的他起不来,仔细想想,又或者只是柳善皓身上的味道而已。

背景音乐是继续播放着的trouble maker。
越来越为你着迷
越了解就越喜欢你
想到你就忍不住沉醉
现在我也控制不了我的心

而柳善皓耳朵里,是相贴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很是应景。

歌曲播完一遍,又重新开了头。
赖冠霖仿佛如梦初醒,突然就把脑袋猛地一抬,看着地上的柳善皓说:“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
但是说完了也不动,尽管全身僵硬的像个石头人。

柳善皓早就脸红了,但是又不想给人发现觉得丢人,声音轻轻地应他:“哦,没关系。”

“痛吗?”赖冠霖找回了一点灵魂,却还是没动,一本正经的伸手去摸柳善皓的背,“我刚听见好大一声。”

我怎么没听见,柳善皓心里还想。但也不知道是暗示还是怎么的,突然就感觉背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尤其是肩胛骨那一块。
承受能力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小鸡仔马上嘶了一声。

赖冠霖动作动作顿住了,小心翼翼地问他:“我碰着疼。”
“嘶,不是。”尽管万分不愿意柳善皓还是不得不先听从生理需要把他哥推走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肩胛骨那一块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小鸡仔的表情立刻就不怎么好了,眼泪控制不住地直汪汪地玩外蹦。

赖冠霖之前还没见过这弟弟哭呢,瞬间就慌了。赶快站起来要往外跑:“我去喊医生!”

但好在柳善皓百忙之中还顾得上一边嚎叫一边抓住他哥的衣袖,抬头看着他愈发的可怜兮兮:“就是有点疼,哥你陪着我。”

赖冠霖这下二话不说坐了下来。他对不起三个字都在嘴边溜半天了,就是愣说不出去,于是就只能代以生理上的抚摸以表歉意。

柳善皓一边在心里吐槽赖冠霖这么蠢往背上摸更疼了!一边却因为不舍得咬着牙忍疼。

背景音乐响起来又轻下去,响起来又轻下去,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练习生练得这么拼命。

过了很久,也没那么疼了,柳善皓就着音乐声小声地问:“哥你和我跳这个就这么尴尬啊?”
本来是想开玩笑的,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委屈了起来。

赖冠霖的动作顿了一顿,又咽了口口水,才下定决心一般地说:“我紧张。”
柳善皓无意识回话:“紧张什么?”

但赖冠霖却突然不说话了。

那只手在他背后抚摸的力道一点点轻下来。最后手一收,逃避似的背过了身去。

柳善皓被一系列动作搞的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往高兴去想,还是失望去想。正十分纠结,居然听见赖冠霖和这背景音乐小声唱了起来。

越来越为你着迷
越了解就越喜欢你
想到你就忍不住沉醉
现在我也控制不了我的心
看着你的眼睛,我会变成Trouble Maker
站在你身边的话,我会变成Trouble Maker
……

柳善皓本来痛着的背后和心脏好像突然就好了,他咬着嘴唇低头。
想笑,还脸红。

赖冠霖唱了一段,前言不搭后语地说:“歌挺好听的。”
柳善皓马上点头:“嗯。”

end.
这一pa结束了,这样写,真实一点……
嗯……开启现实向吧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80)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