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罐鸡】【赖皓】关于互教语言1

 

赖冠霖X柳善皓

 

01

 

柳善皓第一次向赖冠霖问好,用的是韩语,恭恭敬敬地说着你好给他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把初来韩国的赖冠霖惊得不轻。

 

赖冠霖是年初才过了公司在台湾的面试的,没什么准备也没时间准备就来了。此前才一个十几岁的初中生还是个不追韩流好好学习的好孩子,所以并不知道韩国对于哥哥弟弟的等级制度这么严密。

 

平生第一次居然给人行了这么个大礼,赖冠霖差点一个紧张单膝下跪,但膝盖弯一半的时候他好在是把自己光辉伟大的哥哥形象稳住了,装作很淡定地嗯了一声,然后——也给对方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并用中文自以为很庄严地说:“你好。”

 

柳善皓眨眨眼睛一脸懵逼地瞅着那颗脑袋。

 

赖冠霖直起身子来,又朝他伸出手,用英文庄严地说:“我叫赖冠霖,来自中国。”

 

“……啊。”柳善皓瞥他一眼,又瞥了瞥那双修长的手,最后咽了口口水,握上去。

他无声地随着赖冠霖僵硬的动作国家领导人会晤一样上下甩了甩,才用蹩脚的英文断断续续地说:“柳善皓。我们这里年龄大一点的人是不用…呃…就是…”

 

柳善皓一脸纠结地想着鞠躬的英文单词,然而才初二的他英语成绩实在一言难尽,最后只好发挥身体语言的优势,又鞠一躬,说道:“我们这里大一点的不用像这样。”

 

赖冠霖正一脸希翼地望着他,结果刚听他说完,飞快地也跟着鞠了一躬。

并也加以肢体语言生动形象地说:“我听不懂韩文。”

 

柳善皓:“……”

老子他妈说的是英语!

 

02

 

赖冠霖因为一时对韩语的不熟悉,把年级往下调了一级,出于距离考虑,公司把他和柳善皓安排在了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

对此赖冠霖表示没什么异议,因为柳善皓虽然挂着同期练习生的名头,但仍旧是个无法交流的外国人,对于他来说和千千万万的韩国人也没什么区别。

 

然而柳善皓却是很开心的,他虽然英语很差,但是他有一颗学好英语的心啊!

 

“哥!”柳善皓背着个小书包屁颠屁颠朝在校门口徘徊的赖冠霖笨了过去,快撞上人了才来了个急刹,抬头十分自信并且俏皮可爱地用英语说,“欢迎来到我们学校!”

这句英文和昨天那些蹩脚的发音完全不一样,柳善皓对着手机起码练了十分钟。

 

赖冠霖有些呆呆的看着他,反应过来之后突然有些感动,朝他笑了笑,也用英文说:“早上好。”

因为是冬天,那天早上的太阳刚出来,是橙黄橙黄的新生的颜色,阳光照在柳善皓那张傻笑着的脸上,显得那么温暖。

 

赖冠霖看着这小男生想,他和其他韩国人还是不一样的,他愿意为了我说我听得懂的语言。

 

刚想完,柳善皓就霸气的把手一伸,兜住了赖冠霖的背,明明比他矮还大哥风范地一边把人往里领一边嘚瑟:“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还是用的英语,说的也十分标准,但赖冠霖花了好几秒的反应时间才组织处这么个字面意思。

 

你的人?

Exm??

 

03

 

赖冠霖的学习能力很强,更何况还处在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被韩语包围的环境中,没多一个月,赖冠霖就对韩语最基本的交流有了比较好的掌握。

 

而随之而来的,是英语老师给他分配的任务:帮助一下你的同桌。

 

赖冠霖转头看着他的同桌——趴在桌上睡得昏天黑地的柳善皓。

“……”赖冠霖叹了口气。

 

“喂。”他毫不留情地给推了一把,推完发现触感比想象中还要胖,然后他就忘了原来想说的话了,看着柳善皓那张刚醒了懵懵懂懂的脸感叹,“你肉居然这么多。”

当然,这么高级还不想让对方听懂句子是用中文说的。

 

柳善皓不知道搭错了哪跟筋,突然眼睛一亮:“哥!你说中文好帅啊!”

“……”赖冠霖。

 

这段对话发生在一所普通韩国中学的安静的自习室。

于是一个教室几乎全部人都向他们投来了唰唰唰的目光。

 

然而柳善皓似乎毫无感觉,继续以激动高昂的声音说:“哥你以后教我中文怎么样!我可以教你韩文啊!”

 

赖冠霖神经没柳善皓那么大条,被目光扎地都脸红了,然而又不得不回应他:“先学英语。”

“学个屁。”柳善皓大手一挥,快速就放弃了他此前心爱的英语,“会中文多厉害啊,不是说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么?我连中文都会了,英文那种低级语言我都不屑——”

 

“柳善皓。”讲台上从刚刚就开始黑脸的英文老师终于爆发了,“下课来我办公室一下。”

 

04

 

虽然被老师抓着骂了一大顿。但柳善皓对于中文的欲望似乎是有增无减,每天每天缠着他哥就是要学中文学中文。

赖冠霖被他闹得烦了一巴掌按着他的脑袋给人推走。

他有时候都怀疑柳善皓那天是不是睡傻掉了。

 

但是柳善皓不管被怎么拒绝都会继续死皮赖脸地贴过来,还要倚着他撒娇:“哥你最帅了!教我吧!”

能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的语气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这么重一只,给你压死了好吗!

然而赖冠霖还没有学会用韩语吐槽,只能默默忍受。

 

“哥哥哥~”柳善皓继续挤着他撒娇。

“……”

赖冠霖在一大半的屁股都被推出了椅子之后,终于忍辱负重地嗯了一声。

 

Tbc.

评论(7)
热度(137)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