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大抵是爱

你没有身份甚至生理,但却还有心

你看着一场场马球,惊心动魄,为他的每一个危险动作提心吊胆

你陪他走过他前半生的辉煌

也看着他在美色中堕落

但还在那里,他是好是坏,你都在那里

你看着他为博爱人一笑大动干戈,看着他为几颗荔枝摒弃民心

看着他为她沉迷梨园之间

但你还在那里,他为她的笑而笑,你便也就笑了

你不懂什么大名大义,也不敢去猜测那感情是忠是爱

你只一直卑躬屈膝的,用尽全力的,立于他身后

该是感谢多于一切吧,他带上心爱之人逃亡之时,至少也带上了你

而最终他那最爱之人长辞于途中

别怕,我还在

你多想说,却也只得看着他日渐颓废

他从未知晓,你立于他身后真正的意义  你知道

你与他的最爱,可怎能相提并论

但还在那里,不可一世的君王也好,颓然无用的老者也好

你一直在,与他一起

直至死亡终要把你们分开

别怕,我还在

你便仍与他一起

他要去寻他的最爱了,你也是


=========

唐玄宗身边最衷心的太监劳力士。在唐玄宗老年落魄时,只有他仍长伴于他身旁。唐玄宗驾崩的消息传到高力士的耳朵里之后,他随即吐血身亡。

大抵,是爱吧。

评论(11)
热度(14)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