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101cp大乱炖,001

【赖皓】赖冠霖X柳善皓

赖冠霖拿着报名表火急火燎地冲进练习室的时候,柳善皓正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趴在地上补他这个星期的作业。
作业摆在跟前,上身是整个趴着的,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屁股还高高翘那儿,与墙上镜子的反射图像一起构成了非常标准的m字。
赖冠霖于是挑了下眉毛,没犹豫地走过去在m字上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
“啊!”柳善皓被强奸了似得一声,满脸的惊恐,“干什么?!”
赖冠霖被他这样子逗笑了,想说你这样子不就是欠踹么,但他实在没想起来踹用韩文怎么说,只好退而求其次客观地形容,“你这样子不就是欠操么?”
柳善皓整个人都愣了,还有点脸红:“……哥你…”
“怎么?”赖冠霖却好像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的,非常自然地在弟弟身边坐了下来,兴高采烈地掏出了手里的报名单。
不大的一张单子,表头上写着produce101的字眼。
等等,produce101?!
柳善皓瞬间被吸走了视线:“这什么?!”
“报名单~”赖冠霖耍宝似得在他面前晃了晃,拉长了声音说,“produce101的~”
“这哪来的?”柳善皓一边问着,一边就伸长了手去抓,他们都是才来了公司半年多的练习生,这种印象里高高在上的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新奇得很。
赖冠霖故意使坏地手一抽把单子举高了:“不给。”
“嗯…”柳善皓立刻撒娇,一边问着,“哥你给我看一下嘛~是公司里谁的呀?今年谁去啊?”
赖冠霖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好看的眼睛在镜框底下贼溜溜地盯着人家看。
柳善皓被他看得离奇,心里边突然就起了个让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受的心思。
“该不是…”柳善皓可怜巴巴地盯着人,“…哥你自己要去吧?”
赖冠霖笑了:“bingo~”
柳善皓一愣。
“最近很聪明嘛!”赖冠霖操着他那口中国味儿的韩语,说得有些高兴,大手一伸,就豪不怜惜地把柳善皓给揉了头鸟窝。
平日里最烦这个的小人今天却没有反抗,傻呆呆的被吓着似的,在原地愣了很久,才终于反应过来一般扯着嘴角笑了:“那哥你一定得好好表现才行啊。”
“那是当然。”赖冠霖笑嘻嘻地,“要是能做到出道就好了。”
“嗯。”柳善皓郑重地点了下头,他抬眼看着边上那个满脸斗志的少年,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刚刚一直想看的单子也失了兴趣,仿佛一切还没试卷上的题目来的有吸引力。
——他这么帅,这么好,一定可以出道的吧。
“哥这么棒…又帅…”柳善皓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把心里的小心思念叨了出来,语气有点委屈,“到时候出道了,不要忘记我啊?”
赖冠霖手就一直没从弟弟头上放下来,抿着嘴巴一脸憋笑似的表情看着他。
然而柳善皓没看见,他低着脑袋继续说:“有空的话参加节目期间给我打电话,以后也…也记得回来宿舍…”
柳善皓说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我还想吃哥做的西红柿炒蛋,饺子也想吃,蛋炒饭也是——”
赖冠霖刚刚还春风得意的脸瞬间就被这一声抽泣打破了,对自己的玩笑开过火儿了有些后悔,又对这个傻小子有点心疼。
他一把把人拽进了怀里,脸抵着方才自己亲手揉出来的鸡窝轻轻蹭着,另一只手腾出来拿了单子递到柳善皓面前:“呐,看清楚。”
柳善皓抹了把眼泪,又把手上的泪水都在衣服上擦干了,才珍珍惜惜地接过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姓名那一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的是柳善皓三个大字,笔迹还是赖冠霖那个小学生一般的字体。
柳善皓瞬间哭都忘了,挣扎着要抬头:“哥……”
但赖冠霖手长脚长的困着他,愣是一点也没挣扎得动。
柳善皓有些着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午后的阳光是橙黄而温暖的,它们争先恐后地从练习室那面巨大的落地窗上照射进来,洒落在这对相拥着的少年身上。
对于同性来说实在是亲密地有些过分的姿势,然而空气里弥漫着的那宛如清晨的露珠般干净透明的情愫,又让人觉得他们这样笑着,闹着,相拥着,仿佛是理所应当的。
“意思是以后还给你做西红柿炒蛋蛋炒饭饺子面条泡饭,”赖冠霖说着突然笑了,手上的力道紧了紧,脸也更深的埋进那头鸡窝里去,“傻瓜。”

end.
一边写一边笑地像个慈母⊙▽⊙

评论(5)
热度(79)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