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101cp大乱炖,004

【赖皓】赖冠霖X柳善皓

这几天有了新外号的柳善皓小鸡仔同志有点奇怪。具体体现在赖冠霖和他说话他爱答不理,拆了新零食也不给哥哥送了,甚至偶然非要交流的时候,他连敬语都不用。
和他他同组过的成员都感到非常离奇。
因为曾经的小鸡仔同志有多乖就不说了,关键是一天到晚三句话都离不开赖冠霖,这会突然这么迷之沉默,别说赖冠霖本人了,连室友们都莫名体悟出了一股异样的气息。
当然,这股气息随着两人最近的行为发展来看,再体会不出不对的估计就是猪了。
“柳善皓。”刚下寝室,赖冠霖就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开始了名叫“叫不起来柳善皓我就不走”的活动。
柳善皓一个转身把脑袋埋在了枕头里。同时开起了“就是不理赖冠霖”的反抗。
赖冠霖皱着眉头啧了一声,又开口:“柳善皓。”
柳善皓一动不动。
“柳善皓你给我下来。”
“柳善皓。”
“柳善皓柳善皓柳善皓。”
“柳善皓我们聊聊。”
“啧 你下来。”
“柳善皓!”
……
“那什么…”叫了也不晓得多久,寝室里的老大哥河成云终于忍不住出口打断了一下,虽然俩人在吵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声喊的却莫名有种吃狗粮即视感,让寝室里其他人怪尴尬的。
赖冠霖停下来休息,耷拉着个脸神色特别难看,把本来怪不满的河成云都有看怵了,但下一秒还是用稚嫩的韩语特别真诚地说话:“对不起啊,我就是想把这小子叫下来单独聊聊,打扰到你们了。”
说得还是敬语,害老大哥本来准备好的话如鲠在喉。
河成云鲠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选择planB:“你要单独聊聊早说嘛。”
潜台词是:还让我们尴尬这么多天!
“啊?”本来就隔着层语言障碍,话还没说完,赖冠霖没能理解,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河成云没回答,而是以身作则的把“给你们单独聊聊”用行动体现了出来——他果断地带着寝室里剩下的几个人跑了,还贴心的给他们带上了门。
赖冠霖被弄得莫名其妙的呆滞在门口。偌大的寝室里瞬间就只剩下了两个人,本来就古怪的氛围于是就愈发诡异起来。
隔了半晌,赖冠霖才再次开口:“柳善皓。”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别人了,三个字听起来特别有力,让床上的小鸡仔忍不住缩了一下。
但仅仅是缩了一下,小鸡仔同志心里边可憋着股大气,认定了坚决不能输,于是仍旧没声没响地趴着。
“柳善皓。”赖冠霖又是一声,语气愈发的不耐烦。
柳善皓听着心里那股气就更大了,不单不应,还故意似的动作极大的翻了个身。
赖冠霖终于没忍住爆了句中文的粗口,随即三两步直接蹿上了柳善皓的床。
“柳善皓,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么多天冷战下来,赖冠霖脾气再好也有点燥。
柳善皓被他吼的下意识往里躲,但立刻又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高声也吼他:“你下去!”
“别闹。”赖冠霖皱着眉,说话间,却是无意识似的在柳善皓脸上轻轻磨了一下。
柳善皓一时也没来得及躲,红着眼睛脸上还是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
“噗。”身体接触仿佛是种药品,刚刚不爽的情绪这一触居然就没了大半,赖冠霖很快崩了人设,看着柳善皓笑起来。
他轻轻蹭过去把脸凑近了,放缓了语气:“到底怎么了?”
柳善皓把目光错开没回答。
“别闹了。”赖冠霖把他脸重新掰回来。
强势而温柔的,这个四目相对距离实在太过相近,柳善皓几乎要觉得可以感受得到对方的呼吸,这么多天的委屈也被摆到一边,排在第一的是两人贴在一起扑通扑通的心跳。
赖冠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个翻身,就把一出兄弟别扭演成了h片。
但他来不及思考,本能地把额头抵着对方轻轻地哄他的小鸡仔:“虽然不知道你生什么气,但我错了行不行?”
柳善皓整个脸都是绯红的,他能感受得到压在身上的人的某些特殊的身体变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但还是死要面子的挣扎:“我没有生气,你快下去吧。”
“不下。”赖冠霖突然就无赖起来,觉得哄好小鸡仔似乎还不够,他坏心眼的把人往怀里搂了搂,姿势越发暧昧起来,“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生气,我就下去。”
柳善皓红着脸躲他故意往自己脸上喷的热气,人几乎要缩进墙壁里去:“别闹了,他们等会儿回来了。”
赖冠霖笑眯眯地:“回来就回来呗,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柳善皓低着头躲他眼神。
“说实话。”赖冠霖又再次把他脸摆正,用越来越近的四目相对调戏他,“你要不说,我可亲你了啊。”
说完了,立刻一副马上亲上来的姿态。
柳善皓吓了一跳,赶紧一边挣扎一边往后躲。
他力气没赖冠霖大,这姿势又没优势,赖冠霖就有恃无恐地凑近了逗他:“我亲了啊?亲了啊?mu——”
挣扎到后头,柳善皓视死如归的眼睛一闭:“要亲就亲!”
赖冠霖好笑似的看着他。
柳善皓又说:“反正和其他人也和亲差不多了!”
赖冠霖脸上的表情一愣:“你说什么?”
“没什么!”柳善皓睁开眼睛瞪他,无限委屈,“我之前和别人搭个肩膀你就说我!你呢!”
赖冠霖想起来了,这是在说之前舞台上递话筒的事情。
他没忍住笑了一声,这是有多小心眼,就能生这么久的气。
“笑什么笑!”柳善皓还是瞪着他,想了想又觉得这姿势瞪地太没气势,一边瞪一边挣扎,“我说原因了,你下去!”
……
赖冠霖不单没下去,而且真的抓的他亲了一口。
end.

当然,室友们以及事件的另一主人公姜东昊同志,进来以后看到俩个人挤在一块相拥而眠时心理活动多么一言难尽,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2)
热度(91)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