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呀

一事能狂便少年

【赖皓】【灌鸡】关于跳十九禁双人舞

赖冠霖x柳善皓
现实向,太甜了,逼我半夜不睡觉,先写一点啊啊啊啊

今天,二零一七年年二月二十七号,凌晨一点,柳善皓掰着指头在日记里认认真真的写下了这句话,接下来留了大半小空白,理由为故意没写,当然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要和赖冠霖练双人舞’这样蹩脚又奇怪的原因,即使只是出现在自己的日记里也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但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关上笔记本,柳善皓还是兴奋的忍不住在被窝里偷偷笑了。

他和赖冠霖本来在公司里不算熟,同时期的练习生虽说不是密友也是吃过饭搭过肩的关系,只是先前柳善皓一直也没觉得,这会儿一块准备节目,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哥巨大的魅力。

柳善皓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动不动嘴里提着赖冠霖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要粘着人家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得不到回应要不开心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愈来愈觉得人家帅的不行了。原本也是根正苗红的一根小直苗,好好的居然一看见哥哥就走不动道了,除了想撒娇搏关注,就是想卖萌搏关注。

好在柳善皓和一般青春期小鸡仔不一样,家庭氛围从小宽松得很,他看的开,甭管这是什么奇怪的心理,总之跟着心走就对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都来了练习室,柳善皓一心以为自己是很早的,结果一进门看见盘腿坐地上一脸严肃的赖冠霖,不禁吓了一跳。

“哥?”小鸡仔伸手开灯,“你怎么这么早,还不开灯?”

“啊,”赖冠霖愣了愣,呆滞一样带着‘你是真的柳善皓吗’的眼神盯着人看了好一会儿,才接嘴说,“我忘了。”

柳善皓对这哥无厘头的行径都习惯了,自自然然地在他身边坐下来掏出了从家里带来的超丰盛早餐。

“本来以为哥会来很晚还保温了呢~”柳善皓故意扭扭捏捏地表达自己的细心,一边把东西摆出来,一边用鼻音撒娇,“我还怕自己会先饿提前垫了难吃饭面包。”

然而赖冠霖似乎并没有从中获取到什么有效信息,盯着食物们很应景地咽了口口水就说:“你不是三餐五食么?没事。”

柳善皓颇为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但鉴于肚子确实没饱还有怕他哥饿,他还是毫无怨言的把把食物们都好好贡献了出来。

一大堆东西被两个正在长身体的小少年没多一会儿就解决完了。柳善皓自觉去扔垃圾回来,就看见赖冠霖很紧张似得在屋子里已经偷偷熟悉了一下trouble maker的舞步。

一看见这个柳善皓瞬间也跟着紧张了,还有点兴奋。
他年纪小小的更没培养情商,完全不管他哥为什么要偷偷练的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你已经熟悉好啦?”
问得还特别坦然。

把本来就心虚的赖冠霖脚步一个不稳往前窜了一大步。
他转过来脸上的表情色彩丰富,但柳善皓还来不及细细分辨,赖冠霖又已经迅速的恢复了淡定的哥哥样:“嗯。昨天看了一下视频,跟着练了练。”

说完这一句,他就有点尴尬似的,搔首弄姿地好半天,才又说:“那什么…你要是也差不多了,我们合一下吧,能练习这个的时间也不多。”

柳善皓何止是练过啊,从他接到这个任务起,泫雅和张贤胜前辈的视频他都好悬没刷烂了,表情动作眼神,除了没去安个假胸真是能做的都做了,简直不要比节目里的比赛还要上心。

赖冠霖等了半天没接到回应以为这是难为人家了,咳嗽一声尴尴尬尬地看着他找台阶下:“啊…没练过啊…那我们……”

“练过练过!”柳善皓赶紧打断他,挺胸抬头地炫耀,“我这么认真负责一个人。”

他笑笑三俩步就蹿到了他哥身前,故意妩媚一笑,叫道:“欧巴~~和人家跳舞吧~”

赖冠霖低头盯着他,两秒钟以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万分僵硬的扭开了他架在脖子上的脑袋。

柳善皓被他这反应弄得一愣,这哥平日里虽然也是个正正经经的“真男人”但在他搞怪的时候还真没有主动把氛围搞得这么尴尬过。

柳善皓保持着卖萌的姿势有点下不了台,心里忍不住有点小失落小生气。但一想到等会就可以有很多不可描述的身体接触了现在不能把氛围真的搞僵,他又十分牺牲自我的把这一pa直接打哈哈了过去。
半强颜欢笑半真喜悦地引他哥回正途:“那哥 我们开始练习吧。”

赖冠霖立刻从善如流地点头:“好。”

tbc

评论(5)
热度(98)

© 夫人呀 | Powered by LOFTER